有关杭州出租车

有关杭州出租车

十一月 7, 2011 阅读 499 字数 1384 评论 3 喜欢 0

记得起两月前杭州忽然冒出了一个出租车罢工运动,听说是因为出租车师傅收入太低, 赚的钱全交份子钱了。然后小丁同志在当天晚上加班就打不到车回去了, 可见出租车还是民生中比较重要的一份子。

而且当时我关注了一下有关份子钱的规定,“份子钱”是什么呢?  来百科一下

[text]所谓“出租车份子钱”,就是出租车司机上缴给出租车公司的承包费用,既是前者的主要运营成本,又是后者的主要收入来源。

目前绝大多数的出租车营运执照都是管理部门分配的,能够拿到执照的,都是与管理部门关系好的公司。拿到执照之后,这些出租车公司剩下来要做的,主要就是等着收份子钱了。一辆车份子钱每月六七千块,再寻常不过了。如果审计部门去查一查那些出租车公司的利润有多高,想必也会被吓一跳。

出租车公司的高额利润,来自出租车营运执照的行政垄断。出租车牌照是政府控制供应,其结果就是造成行政性垄断,并且形成巨大的租值。这也就是说,对于出租车公司,不能纯粹以市场的眼光来看待,更何况,出租车行业本身也带有一定的公共服务色彩,市场理论当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出租车公司因为种种原因得到了极为稀缺的牌照资源即所谓“出租车专营权”之后,就对承租司机收一个高价“份子钱”。尽管市场上有众多的承租人看起来构成充分竞争市场,但因为源头的扭曲未得到纠正,使得承租人实际上陷于穷困的境地。一个“的哥”如果要获得平均收入,一天却需要工作10-12个小时,还不能发生任何事故,其本质就是“的哥”收入低于人均水准。

而作为出租车营运最大的成本,出租车公司收的份子钱,也是的哥们身上最沉重的担子。[/text]

看出来了没?  出租车公司就跟“万恶的封建社会”时的黄世仁与杨白劳的关系一个样。 如果老杨还不起帐,作为人性化,还可以拿自家喜儿抵帐。而当今的出租车师傅要是不给份子钱, 就没法再继续开出租车了, 没法开出租车了就没有收入来源, 没有收入来源就吃饭就买不起地沟油, 甚至给社会造成负担,影响整个社会主义的和谐发展。

好了,扯远了, 回过头来说我打心里还是很支持这个运动的, 所以我特意在那几天坚持不加班,不打车。 然后很欣然的, 杭州召开了一个调整出租车运价和完善运价油价联动机制听证会, 也就是说那一群SB又坐在一起背课文了。抱歉其实我是很不喜欢说“SB”这两个字的,因为我觉得说这俩字的语气很俗, 但是原谅我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词还形容这一群生物了。 好吧, 这一群生物又开始开会了, 但是我很知趣地没有去关注开会的结果, 因为在很久以前我看过一份官方的会议报告,官腔官调洋洋洒洒的写了几千字,但是看完之后我却发现里面没有一句是实质性的话, 也就是说 , 现在的公务员可以写一本百科百书但是不表达任何意思除了贯彻落实上级的政策。

那时候我心里还幸幸地想, 这种阶级小运动不指望能有多大的成果, 但至少应该可以改变一下的哥的姐的收入状况吧。 事实上, 我猜对了结果,却没有猜到那该死的过程, 结果是, 前几天我打车回家 , 车费多了三分之一。 我仔细确认了一下我依然在老蔡的公司上班, 而且我依然住这幢破房子里,更重要的是, 依然是从那条路回来的, 我就醒悟到, 原来,出租车罢工运动的帐由我们来付了。

当我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以后, 先是很不悦, 但是随后一想, 我在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生活了二十几年,这群SB做事情的风格就从来没有变过,我早应该适应了才是。 但是很庆幸,社会终究还是会向前发展的, 不论哪个人坐在最高的那个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