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八月

八月 17, 2018 阅读 310 字数 773 评论 0 喜欢 0


喂,赵老师吗?我是你王哥……

来东北的这个小城镇越来越多次,对这里的印象也越来越不同.最粗浅的印象就是这里的人们特别能唠嗑,而且东北普通话有一种魔性的传染力,那些诡异的儿化音会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忽然从你的嘴里冒出来,这是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而与自来熟反差特别大的,却是这里给人的一种粗糙的礼貌。就如同一个多年不见的话劳朋友,遇见了就能随时和你聊上一整天不冷场,而且聊到结尾一定要问你借钱的那种。

这里的物价真的便宜,无论是出行打车还是饭店吃饭,我每次都默默地想这儿要是在杭州,这么便宜大碗不得要亏死倒闭。但是令人困扰的是:我们在这里竟然找不到正版的养乐多和奶茶。取而代之的是莫名其妙的模仿者。

这里的天气真的很好,我每天都要被窗外的蓝的天白的云紫的云红的云惊艳到。但是苍蝇也是真的多,我的工作间隙全都在竭尽全力挥舞苍蝇拍打苍蝇,按理来讲我们住的快捷酒店本不应该出现苍蝇这个物种,但是没有办法大家乐意在密闭的室内吸烟,不得不偶尔开个窗。于是我经常会在我的鼠标旁边猛然瞥见青色的螳螂与棕色的甲虫,为这些天乏味的出图增添不少乐趣。

比苍蝇更讨厌的是,这里的人们处事方式。因为非常的不幸,这一次我们对接的是政府机关人员——众所周知小城镇里低权位的官员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搞的物种,因为他们总是拼尽全力的想在他们能力范围内搞些周折,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并尽可能地占有更多的利益。

我不太能找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它们,类似于某种办公室政治的突变扩散版本。以至于我在这里遇到的大部分人们,身上都弥漫着同一种气味。对接的自来熟哥不断的强调,和这里的其他哥交易合作的时候一定要事先把所有利益与细节定的死死的,因为在事后他们肯定会摆咱一道。嗯真是贴心小棉袄,心想不至于不至于,直到他们自己先身体力行先给我们来了个示范。哦才明白这事,还可以这么办;这人,还可以这么做。厉害了我的各位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