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与视知觉-2形状

艺术与视知觉-2形状

九月 18, 2016 阅读 885 字数 2224 评论 0 喜欢 1

视觉的过程,是捕捉事物的本质

作者开始从『我们是如何观看事物』这一问题开始引入:他认为人的眼睛并非像照相机一样只是『再现』事物的样子,而把『观看』这一过程视为一种『主动探索』。

观看,意味着去捕捉事物的某些显著的特征
一个机敏的漫画家,仅仅通过精炼的几笔,就能把人物栩栩如生地表现出来。

这让我想起之前看到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很多人依照草图所勾出来的线条或者logo不如草图本身好看?我认为是人的眼睛本身就具有『提炼精减』的功能,它会自动提炼出草图中N条重合的线条中最优美流畅的那一条,而当你手上的功力不足的时候往往很难在软件中达到同样的效果。

形状是什么

回到正题,作者马上又开始讨论『形状是什么』这一主题 。一个物体的『物理形状』,是由其边缘决定的。这里的意思是我们对形状的定义,通常是由我们看到的物体边缘决定的。一个圆球之所以是圆形,是因为它的外輪廓是圆形的,中国地图被说成是一只鸡,也同样是因为它与鸡的外轮廓相近。

但是在人们知觉中的形状,却会随着空间方向与空间环境的变化会变化,并且形状与形状之间也会产生相互的影响。我认为这里的『变化』与『影响』非并客观上的说法, 而是人们在观看它们的时候大脑会根据某种经验或者机制自动的『加工』它们,让他们看上去更大或者更小、更直或者更曲……有无数有趣的视觉错觉实验证明过此观点:

另外,人们对形状的认知,并非仅仅取决于在『特定的时间』视网膜上的成像。我们所认知的物像,是由整个观看这一物体时所积累的视觉经验所决定的,或者说,是由我们这一生中对这类物体的视觉经验所决定的。

一张人脸,我们能立刻分辨出它是一张脸而不是一个勾或者几个点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是因为我们的视觉经验有着无数次对它的认识与意识重合。我们目前所观看的到的对『现在这个东西』的定义,只不过是我们曾经看到过并且被我们的经验所接受的产物而已。

人们在观看一个形状时, 会第一时间去检索自己经验里已有的形状,并依此作出解释。当出现一个模棱两可的形状时,有时候认知还会受到言语提示的影响。上面中右边的图形,当我们被提示这是一只长颈鹿经过窗户的时候,人们会立马找到对此图的一个清晰的认知,而在之前,我们的意识会不停的寻找已有经验中能解释它的画面,这是一个令人焦虑的体验。

简洁性

那么,当我们面对复杂一些的图形的时候,当我们看到一些以前从未见过的图形的时候,我们的心理活动是如何对它进行认知呢?
格式塔理论的视知觉法则描述说:任何视觉刺激图式,最终都倾向于被看成是在给定条件下最简单的图形。

上图中,我们一下子很难说明它是一个什么形状,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太会对它作出『这是一个不规则的12边形,上面大下面小……』之类的解读。 我们会直接作出『一个三角形叠在一个长方形上面』的反应。嗯,大脑是这样给自己找理由并开始心安理得的。

在艺术创作中,或者在其他的视觉创作中。如果我们要让画面变得简洁,通常的做法是作减法,尽量减少元素的数量。但是并非每次都可行,因为减少元素有时候会影响到作品终究的表达,所以下面有一个新的机制:
简洁性,并非通过历数画面的视觉元素多少决定,而是通过考察其结构特性才能完成的。
比如一个正方形就比一个不规则三角形要简洁得多。

另外,对于结构特性的确定必需出了对整体图式的考虑。有时候某一种能促进局部简洁性的方法,有可能会使整体变得较为复杂。 这句话听起来有点难以理解,我们用一个图来解释一下。

上面中,ab两点之间的直线是最为简洁的,在『a、b两点』这一局部来看,直线是能促进简洁性,但是从『圆』这个整体来看,直线会让它变得更复杂,那条曲线才是符合简洁的选择。

一个艺术作品中,我们如何去保证它的『丰富性』与『简洁性』呢?
建筑学家彼得*布莱克曾写过:再过一年或者稍长的时间,美国就可能只剩下一种工业产品了,就是那种光滑圆润的小锭丸子。小型的丸子有维生素丸,较大的有电视机丸,最大的就是汽车丸、飞机丸和轮船丸子了。我认为他是在讽刺所有的工业设计在走向越来越简单的风格的意味。我们之所以不愿意承认一幅儿童画是艺术品,恰恰是因为:复杂性和丰富性,对于一件艺术品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简洁性』指的是在任何复杂程度上的极度检省性和秩序性。
伟大的作品大都是复杂的,但复杂之中所体现出来的『简洁性』却是每个作品的共性。将丰富的含义与形式组织在一个整体的结构中,而在整体的结构中,每个细节的功能与位置都被清晰的界定。这种将所需结构以可能的、最简洁的途径组织起来的方法, 就叫做『秩序性』。

简洁的另一种途径:整平和锐化

下图a中,两个角有细微的不对称,同样图d中,中心的长方形也并非在正中心的位置。

当我们把上图a给人们看过后让他们记忆,尽管大部分观察者在他们的重绘中(b、c)表现出一种减少结构特征数量、并以此达到简化图式的趋势,但是还有其他一些人们会通过『强化细分』的方式将微弱的不对称性夸张出来,这同样也是将模型的简化,只是采用的方法相反而已。他们没有减少结构的特征数量,而是给图形赋予更显著的特征,从而使图形之间有所区别。

这两类方法都是通过消除含混性而使得这个视觉图式变得更加简洁。就是『整平』与『锐化』。
所谓整平,其特点是使画面变得统一,加强对称性,能过减少结构特征数量,重复某些图式,来消除那些不恰当的细节。所谓锐化,其特点是强化差异性。这两种不同风格类型可以概括成两种趋势,而这两种趋势则会以各种各样的比率在彼此间发生相互作用,从而构成了任何一件艺术品的结构,也构成了任何视觉图式的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