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26

三月 25, 2014 阅读 383 字数 940 评论 0 喜欢 0

我越来越深刻的意识到:我们存在的终极意义并不在于我们有什么,而在于我们是什么。如果为了得到我们喜欢的东西而把自己变成不喜欢的样子,是人生最大的悲哀。

我习惯在深夜里写一些娇情的文字,我的那些词汇量就像匍匐在山洞里的蝙蝠:白天想捉个一两只几乎是不可能,但是当太阳绕到地球的另一边的时候它们就要开始在灰暗的天空里盘旋,让人心烦意乱的想弄死几个然后做成标本晾在博客里。

这次我要讲的是…食物
话说昨天我吃到了一种特别甜的糖果, 虽然我这么大年纪了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喜欢吃糖说起来不是很好意思,可是这一次我真的特别喜欢吃那一袋糖。我吃了一颗又一颗结果很悲剧的是它的某一部分不知道什么时候粘在了我的牙齿上,并且狡猾地躲在我舌头无法触及的地方。我不得不做出一些很狰狞的表情试图把那一小块糖揪出来,可是它就像生了根一样变成了一根柔软的刺生长在了我的皮肤里,外人难以查觉而自己又无法忽略。我最后不得不带着它度过整个下午,并且时不时的脸部肌肉抽搐几下让人看了觉得很神经病。这种『甜到忧伤』感觉让人很无可奈何。

我还吃过一种极辣的拉面名字叫做『地狱拉面』。拉面本身是除了辣之外没有什么神奇,但是它叫的这个名字就有点哗众取宠的意味。而且里面通常会放半个茶叶蛋,因为他们的面是汤面所以在我辣的忘乎所以的时候就不得不吞掉那半个鸡蛋来缓解舌尖上的辣味,悲剧的是…我现在几乎忘记了辣的味道,却记得半个茶叶蛋堵在胸口的无语凝噎,似乎是一种比失恋还痛苦的感觉。所以我这一年来都不曾再吃过它。

在这一年的晚些时候,我结婚了,为了结婚顺便把房子买了,而且很巧的是肥皂也抓在蛇尾巴上跟着光临了。在许多年前我有计算过数次这些人生的路牌标志应该怎样到来,亦或者在我是怎样的面容的时候,亦或者是谁呢…… 但事实上这事远没有我计算的那样复杂,正如某一天我喝的红豆奶茶,奶茶店的老板喜欢给特别粗的吸管,虽然你知道奶茶的沉底有些许红豆,或许还担心它们会卡在吸管里,但它们一嗞溜的就滑到喉咙里去了,呛到你泪眼朦胧。

26如约而至,现在应该算是27的大叔了。这次我并不想纪念什么,唯一可量化的收获是在去年的今天我决定不抽烟了。虽然事情本身并没有什么值得提,却比起那些反复无常的承诺来的真实可靠。那些不可量化的收获非文字可言尽,它们是类似刺青的某种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