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杂谈

二月 14, 2014 阅读 523 字数 1019 评论 0 喜欢 0

很久以前我有幸服务过政府机构一段时间,『服务』这个词我觉得真是贴切,我们虽然只是单纯的为他们做做设计而已然而费用竟然也叫『服务费』。后来仔细想想虽然我们只是单纯的为他们做做设计而已然而我们还是必需得按客人的要求来,哪怕他们创意无限想法无下限。时间虽然已经过了很多年但是我至今还是感叹这么一个群体真的很不一般,正如我无法理解臭豆腐那么不一般的味怎么会大受欢迎一样,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公务员们都出奇一致地认为自己的审美已经甩掉芸芸众生几个光年,已经达到了某种常人无法触及的高度,我猜唯一跑在他们前头的也只有他们的领导了。所幸他们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他们会带一大堆吃的来陪你加班并且屁股一沾到椅子就感觉上辈子就和你熟识了一样陪你唠嗑。

后来在某一个时间段我极度的排斥这种环境和人物,我心想着我所理解的设计应该不是这样啊我应该向大师们看齐啊我要作了不起的作品啊什么的~   待我真正见识和经历了一些岁月后才恍然发现原来这个时代根本就没有『大师』只有所谓的『老师』。

放眼看去就算那些站在最高处的设计师们也只能被称作『优秀的匠人』而已,尽管他们已经很不了起的改变了自己的生活积累了自己的圈子但终究他们并没有对这个行业有所影响,更没有让人们去追随的价值, 相比起那些犹如漆黑的海面上屹立着的灯塔一般的先辈们来说,他们只是几个忽明忽灭的萤火虫。可悲的是连这些萤火虫在我们这个时代的存在也只不过是寥寥。

有时候我会想探个究竟:为什么会是这样?而且我并不想把这种问题的答案丢给社会啊环境啊政府啊什么的(显然这是一个好借口,所有『有见识有想法的』年轻人都习惯用它再加上摊手表情换作悲怆状),但是若是不拿这些完美的理由来搪塞自己还能有什么原由呢?莫不成是作为『设计』这一行业内的我们能力太渣却不愿虚心承认?

这让人想起某一位前辈说过的话:

你问客户需求很奇怪审美很迥异怎么解决?我说为什么要解决?你在做商业设计,你拿着客户的钱干活你还唧唧歪歪, 作一个职业人的基本操守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没有什么个人风格的, 客户怎么要求怎么来。

我觉得非常有道理,因为我们怎么知道自己就是正确的呢,说不定在对方看来咱自己也就是一奇葩。人家花钱来找您满足他的需求,遇到不一致的地方应该平等沟通而不是背地骂娘然后还怂包的默默妥协了,退一万步说人家就算要一狗屎作为一设计师你也得交给人家一高大上的狗屎才算是职业操守。再退一万步来说,其实什么样的甲方就配什么样的东西,屎壳郞只爱粪球,良禽本就应择木而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