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定律

不是定律

七月 5, 2012 阅读 651 字数 2072 评论 0 喜欢 0

记得前几个月由于伯父身体不适回家看望,顺便带父亲去市里的医院体检。小时候我就很不喜欢医院这个地方,过了十几年阴影还未散。

周车劳顿到了医院,正如上图所示,医院正在很深入的开展专项治理活动,但是具体是哪个专项也没有写明白,或者说我没有理解明白,不过人家在很努力的创建三好一满意医院, 三好一满意我猜应该是大夫工资好,医院收入好,护士技术好, 院长很满意。

虽然活了二十几年进过不少医院,但这次还是意外的让我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错觉,因为我一眼就发现了大厅前的户型地图做的跟狗屎一样, 做的丑我也就忍了,问题是看不懂啊~   于是想到去导医台问下护士要怎么搞是先挂号呢是怎么着, 但是那个所谓的导医台里面空空如也。

后来我左转右转还是无果后还是父亲聪明想到我们村有个谁谁谁在这里上班,于是各种客气找到他咨询, 因为是熟人所以呢大夫还是很认真的做专家模样望闻问切, 然后被告知要拍个片做个胸透和头部扫描什么的(因为老爸经常说他头疼,我想除了我不结婚这个问题之外其他就是他自己脑袋的问题了),于是我又跑去交钱,交完钱之后我就父亲过去,  大夫一把拉住我说:扫描室你出门左转路过电梯下面右转然后在第三道门那里左转直走到第二个路口右转…………   我抬头一扫发现这里没有任何导示牌之后不得不死心的记下了这个段步法。

然后拔山涉水找到了胸透室, 期间想遇到过几个护士,向她们问路,医院里的护里似乎都很忙头也不抬眼皮一扫说:那边。  我很惊奇因为人的眼皮只有两个方向:上面和下面。 那边是指上面呢还是下面?    算了不管是院长上面还是院长下面我都没法挤身过去。 反倒是医院里的病友发挥了互助互利的原则指点我们找到了胸透室。

胸透室找到了呢,扫描大夫一脸倦容,倦到连个表情都没有从牙缝里蹦出四个字:交钱了么?  我想现在的大夫真是辛苦都累成这样了于是恭敬地回他说交了。  大夫依然面无表情蹦两字: 单子。  我双手递上。   然后大夫眯起眼睛念了念父亲的名字, 父亲也恭敬的应了一声,我心想老爸你一世威风现在也得认怂吧嘿嘿。 然后大夫一指旁边的机器说过站那把胸靠在机器上。   然后按了些按钮,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过了两分钟父亲努力的贴了很久好像有点累了问医生好了没, 医生又从牙缝里蹦几个字好了。  我有种被人耍的感觉,但是回头一想说不定人家大夫昨天操劳过度今天力不从心呢。· 于是就恭敬的问他然后怎么做,  大夫眯了我一眼说: 等单子。 我说: 那单子什么时候可以来拿呢?  还是在你这里拿么?  大夫不语,  我怕大夫耳背再问:那单子什么时候可以来拿呢?  还是在你这里拿么? 大夫不语, 我想大夫可能觉得工作没前途心情不好所以再问:那单子什么时候可以来拿呢?  还是在你这里拿么?   大夫还是不语,我想大夫可能夫妻不合刚刚被老婆甩人生低谷应该理解,于是再问:那单子什么时候可以来拿呢?  还是在你这里拿么?  大夫还是不语然后视我为空气擦肩而过。 我想可能昨天大夫全家都不幸西去今天万念俱恢我也应该理解。 于是知趣了不再追问。 然后和父亲去找另一个脑部ct室,  ct室的大夫也依然昨天全家都不幸西去,  不过我们都一路怀着悲痛的心情理解了过来。

之后和父亲做在医院的椅子上等结果,   我说, 爸为什么咱这医完连个导示牌都没有, 按理说每个路口都应该有指示牌告诉我们怎么走, 也应该有人来告诉我们下一步怎么做,单子什么时间能拿到。  父亲叹了口气说这市里的医院就是这样, 还好有熟人,没有熟人的话更难办。  我告诉父亲医院是公立机构, 是政府拿我们纳税人的钱建起来的,他应该有义务把这个事办好的。  父亲说现在当官的除了自己捞钱哪会干别的事,没有用的。  然后我就给父亲分析我们的税收比, 各种见解, 老爸说算了,我们这里就是这样的。

然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觉得这块土地没法再呆下去了,现在的执政党太黑暗了, 应该想办法换一个才是出路, 之后我又恍然道原来是我们中国人大部分都太蠢了,很抱歉我这么说你们, 但是我还是不得不说,大部分中国人真是太蠢了,当你们在平民阶层的时候你们有无穷的忍耐能力任何事情都能默然接受,  但是当你们到了执权阶层你们忽然就拖胎换骨暗然飞升了,然后摇身变把自己原来的阶层踩在脚下。  我认为这不光光是一种背叛而且是一种堕落。 所以每当我听到有朋友说要去考公务员的时候我都会轻轻叹一声, 甚至有一最好的哥们也有这个想法我对他说你现在怎么想去当孙子,而且是龟孙子。 他笑了笑说我毕业多年不见变得嘴毒了,然后质问我如果现在有个公务员的位置送给你你难道会拒绝? 我笑了笑, 说你别侮辱人。

有人说很多时候我在经常抱怨这抱怨那,当我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也没有见我过去揍那些孙子除了可悲的阿Q精神之外,但是我认为,我热爱我自己的生活以及我爱的人,比热爱这片土地更加热爱,比热爱这个国家更加热爱,所以我只是在不断得告诉他们,“世界本来可以更美的”。很欣赏一位朋友的话:中国的进步,不是靠一帮勇敢的人去触碰勇气的上限,而是靠普通人一起,一点点抬高勇气的下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