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

逝去

五月 10, 2012 阅读 439 字数 405 评论 0 喜欢 0

自我上次离家,已有周余。 然后每次接家人的电话之前心都要纠一下,但是终于我还是躲不过这样一个事实:伯父走了。
就象在一个雷雨天走在滂沱大雨里,心中明明知道这天气是要打雷下雨的,可是一个惊雷在耳边炸开之后,才恍然发现之前做的准备远远不够抵御这震撼。依然惊慌失措,依然不能自已,甚至潜意识里拒绝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现在这事实一分一秒的变的结实,一分一秒的变的尖锐,锋利。犹如姐姐告知时候的哽咽。

离家尚有千里,我躺在黑暗的车厢里听着车轮撞击铁轨的声音,缓慢而又沉重。曾经有一度的时间我试图远离那个家,但是时间狠狠的把我撕去一层又一层,撕扯的越多越痛我越能看清楚自己本来的样子,我一直追求的其实早已拥有,而等我开始意识到的时候却发现已开始失去。这似乎是上帝的一个玩笑,我从来不相信命运和定数,一直觉得人存在的根本意义就是创造命运,并且对此深信不疑,满是自负。但这沉重和锋利的事实却把我的深信不疑削的体无完肤。我毫无还手之力。